目前,改革红利不再是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,而是制度红利。大湾区内存有三种制度,如果能发挥所长,创设一种集合三地制度的大湾区制度,有效吸纳各自所长,就会释放出制度红利。

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