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A股可能演变成典型的资金驱动和自我强化的逻辑,在没有外部干预的情况下,或将会形成正反馈。但需要关注核心指标股的异动,不排除指数过快上涨引发部分“国家重要持股机构”减仓。

3. 从估值水平来看,未来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的空间较为有限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位于历史15%的分位数水平(2009年以来),且目前货币市场利率水平已经普遍偏低,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的边际条件愈加严苛。同时,国内市场的主要矛盾也由宽货币转为宽信贷。从配置角度来看,一旦实体融资需求回暖、经济筑底回升,股票与信用债将对利率债形成替代效应。